趕看網
當前位置:趕看網 > 寵物 > 正文

我在東京喂流浪貓:遇過最好的貓,也見過最壞的人

原標題:我在東京喂流浪貓:遇過最好的貓,也見過最壞的人

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“把話筒遞給貓”

ID:Home_1ren1mao,日本通經授權發布。

今年六月,日本通過了新的《動物保護法》,現在已經過去半年了。

新保護法規定,飼主必須給貓狗植入芯片,防止丟棄與虐殺,這意味著在日本寵物貓狗有了“身份證”, 那流浪貓呢?

今天講的就是他們的生活。

楊桑,臺灣地區人,2014年2月定居東京,每天傍晚騎著單車,在市郊給流浪貓們送“中華料理外賣”。

喂了兩年流浪貓,花了100多萬日幣,經她手結扎了70余只貓,但其中11只已經死亡……她無奈地說“想過搬家,遠離這些貓”。

因為救貓太難了。

楊桑的流浪貓朋友黛比夫人

01

消失的街貓

楊桑家庭優渥,主業是造船業的生意,在日有三十來號雇員,剛到日本就在埼玉縣買了日本有名的住友不動產房子。

她本來可以在日本過著“貴婦”式的愜意生活,購物、美容、運動……

直到2017年的某一天,她在家附近跑步,看到一群流浪貓在胡亂地翻弄垃圾桶找吃的。

論平時,她就跑過去了,但那次她停下來看著這些餓極的貓很久,想到自己的貓,為什么他們過得那么苦?

第二天起,她就成了附近2.5公里內6個定點的外籍“喂貓人”。

楊桑的流浪貓朋友熊五郎(前)和千金小姐(后)

夏天傍晚7點半,冬天6點,楊桑只在天黑后才去喂貓,為了避免居民矛盾(下文會說到),夏天喂完還得收拾,防止爬出來蛞蝓,一個月在流浪貓身上平均花3萬日幣。

她最怕東京冬天的雨雪,陰冷刺骨,流浪貓一旦淋濕感冒、再一凍小命難保。

所以下雨天她總是在窗前等著,雨停的第一時間就抱著毛巾沖出去擦貓。

“我就怕他們以為等不到我了,”楊桑這么說的時候,像家長急著去接幼兒園里等的孩子。

她很怕貓出事,因為哪怕在日本這樣“愛貓國度”里疾病、車禍、狗咬、虐待……橫死的幾率也很高。

楊桑喂的貓里有一只氣質特別村土的,她叫她翠花,但居民都很討厭這只貓,因為她長得丑叫得還特別大聲,整天操著大嗓門像潑婦罵街。

翠花(貌似挺上相啊?)

黑黑是楊桑很喜歡的一只貓,翠花外表不咋地脾氣也臭,常常偷吃黑黑的糧。

楊桑正猶豫著要不要把黑黑領回家時,去年12月左右黑黑突然失蹤了。

常喂流浪貓的人都知道這大概率就是死了。

楊桑痛安慰自己:他就算死了也比在這里當流浪貓強,下雪天早晚要凍死。

黑黑曾經非常黏人

流浪貓的平均壽命不過5年。

楊桑的“片區”里的貓并不都是天生流浪,有的被人從家里丟出來。(日本不是所有公寓都能養寵物,所以搬個家也可能丟貓)

楊桑半年前曾留言分享一只斷尾的流浪貓,幸運地找到了愿意收養他的人,石川老先生。

楊桑半年前的留言

然而今年2月,斷尾在外面玩完,過馬路回家時被車撞死了,已經70歲的石川老先生看到后傷心得直哭。

很多人以為流浪貓嘛,給口吃的就夠好了,這觀點日本人也有。

有個“好心”的居酒屋老板娘,看一只三花貓流口水可憐,就拿店里的下酒剩菜(比如豬腳)喂她。這樣高淀粉、重鹽的食物,直接導致這只三花口炎嚴重、暴瘦、腎臟功能障礙。

楊桑發現這只貓時只剩半條命了,非常難救,因為流浪貓的口炎反復、幾乎不會好,加上長期吃“垃圾”食物營養不良,楊桑能做的只有每天帶一些病貓糧、罐頭喂她。

居酒屋老板娘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,碰到楊桑時還直夸自己心腸好不忍心貓餓。

但看到楊桑用罐頭、貓糧喂貓她反倒非常驚奇問她:“你干嘛用那么貴的東西喂貓啊 ?”

這個老板娘的“好心”,緩慢毒死了這只貓。

楊桑說原本在臺灣時根本沒養過貓,什么都不懂,現在一看就知道貓得了什么病、能不能治、能活多久。

現在最后悔的就是中學時沒好好讀書,沒能做個獸醫,不能親手救貓。

02

不值得信任的人類

作為外國人的楊桑一直以為,日本人那么愛貓的,她在做的事情應當是被人支持的。

直到她被日本人罵、被日本人騙。

楊桑喂貓沒多久就被人威脅,叫她不要再喂貓了,因為貓臭。(日本部分地區確實有禁喂法)

最可怕的是,有個老頭直接惡狠狠湊到她跟前,恐嚇要揍她。

每次只要他路過公園看到楊桑在,就來罵她,知道她是外國人后,罵得更肆無忌憚。

楊桑知道,這些人那么反對她喂貓,是因為他們覺得她喂貓會讓流浪貓越來越多,威脅到了人類生活,于是她想到了絕育。

在日本動保常常由NPO法人(在日根據有關法規進行法人登記的非營利團體)牽線, 帶流浪貓去指定的醫院做絕育會獲得一筆補助,最后還能將絕育后的貓 有償“送”給領養人,獲得的贊助款項將投入NPO對流浪貓的繼續救助。

日本的動保制度的健全與合理一向是受到亞洲其他國家效法的。因此楊桑對日本的義工也非常信任。

直到那件事的發生,讓她認清了人類是多么狡詐的一種動物。

因為楊桑是外國人,沒有資格也沒有資源直接帶流浪貓做絕育,于是她向社區的義工求助,向他們提供流浪貓的線索,希望配合救助,然而她不幸地遇到了一個“不良義工”三人組。

其中有位叫高玉的女士(日本人)一開始表現得非常熱情,將楊桑送來的貓接來送去。

高玉

為了方便義工的工作,楊桑每次都會墊付絕育費用,起初高玉只是象征性收點“打點費”,后來索性 直接問楊桑要錢,一般一次一千日幣,不給錢就不帶貓去做絕育。

前后楊桑給了高玉20幾萬日幣。

交給高玉救助的兩只小貓

你大概好奇為什么楊桑要給高玉錢?既然救助流浪貓有補助。

因為高玉告訴她,自己家里有100多只貓,經濟很困難,不能免費幫助她。甚至直接對楊桑說:“這錢你喂貓的人不出不會有別人幫你出的。”

其實附近的日本居民早知道這幾個人的嘴臉了,也就楊桑這樣的外國人們被蒙在鼓里。

楊桑漸漸發現不對,因為高玉非但能從她手里獲得打點費,還能獲得絕育補助,還有領養貓家庭給的領養費,關鍵是她拿了錢并沒有投入流浪貓的救助養育,只是一雞三吃一貓三賣,這是她門生意!

楊桑決定終止與高玉的合作,結果卻被打擊報復:其中一個叫茂田的把腐爛長蛆的貓糧丟她的信箱里、當面謾罵她、還造謠她靠流浪貓賺錢……

“我要是個日本人他們敢這樣做么?”楊桑很氣。

好在楊桑是枚獅子座的中華好兒女,她沒在怕的,丟過來的臭貓糧直接丟回她們家,罵過來的臟話用更臟的罵回去。(說到這里楊桑很氣憤地表示,自己日語還不夠好,沒有罵透徹!)

可惜的是,這幾個義工的網站上還有很多粉絲在支持著他們,不知道在他們眼里這幾個義工是什么模樣。

令人失望的豈止是這些騙人的義工,就連東京的NPO法人組織在前陣子被爆出重大丑聞。

某家救助站里,上百只貓被塞在鞋盒大小的箱子里不得活動,大量貓感染、患病甚至死亡。

以某個組織為例,2012年3月-5月的三個月中接受并飼養了606只新來貓,因過度擁擠以及疏于治療,死亡300多只。除此之外,多年間對外界虛報死亡貓數量。

成年貓在這么小的盒子里幾乎一動不動

為什么明明沒條件救助,還勉強收留貓?

因為一個NPO組織一年光從民間就能獲得1億元的捐款。

不立牌坊,哪來的捐款?

救助站里的病危貓

是不是很諷刺?在愛貓的日本、先進的動保制度……

正是因為日本人愛貓、愿意花錢,才被心惡的人鉆了空子。

人是最聰明的動物,但有些人聰明得兇險、讓人害怕。

03

可能貓比人值得愛

楊桑是不婚主義者,決定這輩子只跟貓過。

她從不給人添麻煩也不給別人添麻煩,不依賴人,甚至因為被騙怕了,不再相信人類,或者說……

沒有信心去愛人。

她救助過一只因患艾滋被拋棄的橘白貓,被救時貓拼命撞箱子,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,但即便怕成這樣,貓從頭到尾沒沖人哈過一次氣。

人拋棄了她,她卻不恨人類。

小貓最終被一廣東妹子領養了回去

在貓身上,楊桑總能發現意料之外的愛與信任,相比之下人類倒經常有出人意料的壞。

感受過深愛的人的冷酷、身處異國錯付過信任,她說自己現在太懂人心了,所以漸漸變得心冷起來……

她一個人來日本、一個人生活,從沒指望過誰,也不允許自己脆弱。

如此堅硬地活著,直到三年前她有了貓,她突然感覺自己“被愛”了。

楊桑現在有兩只貓,一只叫蝙蝠俠三歲,一只叫鰲拜一歲。

蝙蝠俠(前)與鰲拜

鰲拜去年出生,媽媽是一只被烤雞店老板娘收留的虎斑。

鰲拜媽媽叫77,是個英雄母親,東京漫天飛的烏鴉很兇殘會啄小貓,她就一直保護著自己的崽,背上常被啄得血淋淋的。

鰲拜的媽媽

77是半個流浪貓沒人管,一直在生崽,一共生了6胎,三個月前死于腎衰。鰲拜是她的最后一胎。

小鰲拜

鰲拜有7個貓胞兄胞妹,原本每一只都有人要,結果檢查出這一窩是艾滋貓,就沒人敢要了。

在“艾滋貓”的檢查結果面前,楊桑確認了兩件事:

1、人類是薄情的,隨時會離開你

2、貓是無辜的,ta的命運取決于人的心

當然,現在在她的照顧下鰲拜順利地長大變肥。

楊桑說,她不是個“老好人”。

她很容易失望,她的心早已被同類變得堅硬。是貓咪絕對的依賴與信任讓她放下警戒,把她變得柔軟,讓她還有意愿去愛。

雖然她只愿愛貓。

也許像她這樣靠自己賺錢、獨立生活的人,的確有選擇“不愛同類”的底氣。

但在愛這些流浪貓的過程中,她有一個問題越來越想不明白:

為什么做好事那么難?

她救貓越多,罵她的、騙她的人也就越來越多。

她堅信只有絕育才能改變這些貓群的命運,這兩天她通過政府機構獲得了很便宜的批量絕育機會,她非常高興。

楊桑與友人的聊天內容

她說她這么多年一直有在念經,對于心愿不成,唯一得到的解釋可能只是緣還不夠。

“但我相信自己做的是對的,因為貓們給我的快樂是真的,”她說。

我問她想過放棄嗎?

想過,她說。

想了下她又說:但我必須堅持,只有在貓身上我才感受過愛。

原來愛才是她真正追求的。

我在這個倔強的、獨自在異國生活的女人身上看到了一種矛盾:對人的“不”信與對貓的深愛。

有人或許會當這是種有錢任性,但我看到的是一個傷過的人對貓的報恩。

這,被貓救過的人自然懂。

《殘念貓1》

[日] Q桑

豆瓣9.4!

一本“我太難了”大全

一種人生的最佳打開方式
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趕看網 » 我在東京喂流浪貓:遇過最好的貓,也見過最壞的人

贊 (0)
分享到:更多 ()
推荐公式规律大小